套路贷的凶残你想象不到:高智商,软暴力,逼死人!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P2P多是庞氏骗局,套路贷则简直是谋财害命。

  金评媒JPM 原创  ·  2019-08-15 17:30
套路贷的凶残你想象不到:高智商,软暴力,逼死人! - 金评媒
   

网贷平台大面积崩塌,民间借贷的需求并没有消失,于是,更加凶狠的套路贷便如荒原野火,蔓延不绝。

近日,各地陆续破获了多起套路贷案件。阅读这些案件的案情,金评媒(ID:JPMMedia)记者只觉得触目惊心,那些设套骗人的高利贷从业者,真的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为了暴利简直无法无天,无恶不作。

明知故犯

放贷团伙金融IT法律门门通

前不久,兰州市公安局破获一起714高炮套路贷案件。

这起案件是一位叫李刚的民警,从一个藏有“猫腻”的“节气猫”App发现的。他通过技术手段进一步确定了其中的“奥秘”。很快,民警发现,上述网贷App的开发运营公司远在浙江杭州,同时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身份。

“公司负责人也是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涛毕业于知名院校,曾在某知名电商企业工作,辞职后专门从事网贷生意。”李刚说,王某涛的合伙人分别具备金融、IT、法律等专业知识,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可谓是一群“专业人士”干违法勾当,共牟暴利,危害巨大。

为了规避法律风险,王某涛团伙将网贷催收业务外包给专业催收公司,这些催收公司遍布安徽、河南、陕西等地,给银行做催收的同时也给网贷平台做催收业务,利润比银行还高,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这些网贷App打着“低息、手续简单、放款快速”的广告,实则是引诱借款人“自投罗网”。借款人一旦成功贷款,便落入环环相扣的“套路”。

“在杭州,我们连夜进入王某涛家里搜查,发现4个行李箱中装了1000余万元现金、25千克大小金条、17本房产证,车库里还有多辆豪车。”办案民警表示。                    疯狂骚扰

你都无法想象他们使出了什么损招

7月下旬,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公安局历经6个多月缜密侦查,一举成功摧毁一“套路贷”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197人,查封、冻结涉案资产总值22亿余元。

这起案件缘起于姜堰区张甸镇居民李某报警。李某于2017年6月至8月先后在“极速钱包”网贷平台借款,并用“借新款偿还旧款”,债务从开始的1360元逐步累高至1.5万元。随后,李某及其家人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你都无法想象,他们使出了什么损招。”报案时,李某想起受到的侮辱、威胁和骚扰露出一丝恐惧。套路贷团伙不仅将其家人的身份证头像被PS成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还发送给李某的堂姐等亲朋好友,以逼迫其就范。实际上,李某在App上操作贷款允许App获得通讯录权限的时候,其全部通讯录就被套路贷团伙获取了。 

“我们通过‘极速钱包’平台,从查询资金流和信息流入手,很快就查到了位于上海市的上海梦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以及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催收款公司安徽华纵佳讯科技有限公司。”办案民警介绍说,上海公司通过开发App运作网贷项目,实施非法放贷,警方初步查明的App就有10多个,尽管App名称各不相同,但是运作模式基本一致。“这是典型的‘套路贷’!”

录音录像逼迫雪地脱光衣服“仰泳”

8月2日,安徽省淮南市法院对钟原、钟政等十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公审。

案情显示,被害人毕某借款4万元,实际到手2.4万元,被逼签订8万元。钟原等人以殴打、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毕某办理贷款还债,并逼其签订44万元借条。

钟原团伙要求借款人与“钟原公司”签订虚假的房屋产权抵押、买卖合同或租赁合同。放款后肆意认定借款人违约,要挟借款人并索要高额违约金,并以之前签订的虚假合同非法占有借款人财产。

同时,他们还强迫或欺骗借款人签订高于或者两倍于真实借款的虚假借款协议或借条,让部分借款人手持借款协议中的现金和借条拍照,录音录像,制造借款人实际收到借款的假象。

被害人黄某是一位女性,在向该组织借款时,该组织成员指使中介人员给她拍裸照。因无力偿还债务,在寒冬腊月里,黄某被钟原等人逼迫脱光衣服在雪地里滚爬,做出“仰泳”“匍匐前进”等姿势。

组织严密受害人被逼得家破人亡

8月14日,河南省新密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披露,新密市公安局成功破获一起套路贷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80多名,扣押作案工具电脑20多台、手机190多部,查获套路贷诈骗、催收窝点2个,冻结涉案资金2600多万元。

案情显示,这个套路贷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他们通过网络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内设受贷组、审核组、催收组等多个部门。受贷组以放款门槛低、速度快为诱饵,一旦有人上钩,审核组就快速放贷。

借款一旦逾期,管理费、利息等各种费用就以每天10%上升。10天后未还款的,催款员就开始通过电话辱骂、短信言语威胁、利用个人信息造谣、诽谤等形式恶意滋扰催款,迫使借款人向其他贷款平台借款平账,最终导致其债务累积,无力偿还。

被害人张某为了还清债务,在10多个网络借款平台上借新债还老债,高额的手续费、服务费、逾期费不断累积,最终负债高达数十万。最后,在网贷平台催收电话和短信的“轰炸”下,张某心理崩溃,竟然轻生自杀。

被害人崔某则被逼得家破人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